4 years ago
1113 Views
0 0

茨廠街的54321(四):老回憶似水年華

“茨廠街存在於吉隆坡,那沒落就是它的宿命……”

外勞入住茨廠街老店屋、流浪漢走廊打地舖,進而在茨廠街衍生出許多衛生及治安問題,加上吉隆坡的快速發展,不免讓茨廠街越來越無法跟上城市腳步,以致逐漸走向沒落。

其中,茨廠街老茶樓玉壺軒及樂安酒店相繼結業,更結束了茨廠街內屬於上世紀的記憶,也擦去了老街坊舊時的生活符號,讓人不勝唏噓。

儘管玉壺軒與樂安酒店及樂安茶室,並不在茨廠街的“五四三二一”行列中,但它們卻真真實實地在上世紀的茨廠街及老吉隆坡人的飲食文化中佔了極其重要的一環。

成記月餅 老味道失傳

 本地電台DJ兼鄉音採集工作者張吉安透露,據老街坊的說法,茨廠街“五四三二一”內所述的所有店鋪或茶樓,不一定全是當年茨廠街內最知名的店家;相反地,這個“五四三二一”的出現,僅因為好記、順口,又剛好有這些店名符合了這個概念,才會約定俗成地湊在一起,成了街坊的口頭禪,且讓人朗朗上口。
4a

儘管茨廠家鄉音館因建築老舊,屋頂嚴重漏水無法維修而暫時關閉,但張吉安仍完好地保存著所有與茨廠街有關的史料文物。(圖:星洲日報)

“當然這裡面都是大家熟知且會去的地方,但不代表當時的茨廠街沒有其他的旅館、茶室。”

不過,或許是因為年代久遠,加上只是一句街坊間隨口而起的口頭禪,因而造成這個“五四三二一”至今不僅已乏人記得,甚至還出現了數個版本,且確實說法也難以考據。

張吉安卻認為,從廣東人有趣的口頭文化看來,“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的說法較為可取,且也相應地較為順口。

他解釋,該口頭禪中的“五洲”取意世界的五大洲;“四界”在廣東話中與“世界”同音;而“三香”則取“三支香”(華人上香習慣)的意思,較符合廣東人“盞鬼”(廣東俚語,指事物十分有趣)的口頭邏輯。

同時,“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的“成”指的就是當時位於大路旁(茨廠街麥當勞快餐店現址)的成記酒樓。

“ ‘五四三二一’存在數種說法,但有街坊提到當時的口頭禪是有’一成’的存在的。”

據知,當時的成記酒樓非常有名,不僅因為它靠近大路的地理優勢,還因為每天早上都會有知名的女伶(粵劇演員)兼職在該酒樓唱曲,讓食客能一邊吃點心喝茶,一邊聆聽粵劇。

然而,隨著成記酒樓在90年代初結業後,這些情景已不復見,只留下一張早已斑駁的1977年中秋月餅招貼,讓現代人還能有機會見識到舊時代種種特別的月餅口味,但卻無緣再品嚐當年的老滋味。

隆市不需要茨廠街?

由於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外勞到茨廠街工作,加上該區一帶的店鋪五腳基在業者關門後,都會睡滿流浪漢,難免予人不太舒服及不衛生的印象,以致許多民眾對夜訪茨廠街卻步,就算是前往用餐者,在吃飯後也會匆匆離開。

張吉安坦言,大馬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吉隆坡又貴為首都,發展是必然的。

而整個吉隆坡當前注重的是發展,並不是社區古蹟及城市記憶的保存,因此隆市這個大都會已經不再需要茨廠街了。

“吉隆坡畢竟是首都,大家的關注點依舊是發展和現代化,若不符合現代的觀念,始終會邊緣化,所以118層獨立遺產大廈和捷運才會選在這一帶,且相信也會慢慢地取代這個社區。”

他認為,倘若茨廠街存在於新山、檳城或馬六甲,命運或許將改寫,畢竟相較於吉隆坡,其他州屬的發展節奏不快,對老街的衝擊也就不會那麼大。

“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的消失,主要因大家選擇去更好的地方,而不再選擇茨廠街,以今年的農曆新年為例,茨廠街一帶的商店生意大跌,一方面因為該區交通越來越混亂,另一方面也因隆市的華人已將生活場景移到了購物商場。

他坦言,關於茨廠街的沒落,可以提出3個問題,即“大家還需要它嗎?”、“大家是否還認同它?”、“大家還喜不喜歡它?”,但答案是否定的,畢竟新興的購物商場早已取代了茨廠街,加上外勞越來越多,且老街也已不復舊時面貌,才會讓它走到了這個地步。

因此,眼看著茨廠街的變化,張吉安不免感嘆:“這就是茨廠街的宿命……”。

“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所提及的店鋪,目前僅存位於蘇丹街的南香雞飯,惟該店早在90年代末已經易主,目前的經營者已非前業者的家屬或後人。(圖:星洲日報)

“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所提及的店鋪,目前僅存位於蘇丹街的南香雞飯,惟該店早在90年代末已經易主,目前的經營者已非前業者的家屬或後人。(圖:星洲日報)

鼎盛時期 茶樓多達30間

“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的說法相信源自六七十年代,即茨廠街最為輝煌繁盛的時期。儘管其中所指並不全是茨廠街內較為著名的店家,但這個口頭禪說著說著,卻成了該區當時較為重要的標誌。

當時的茨廠街猶如現在的吉隆坡金三角(武吉免登),不僅是吉隆坡的中心點,也相等於一個一站式的購物區域,因而成了本地與外地人採買必需品或娛樂消遣的地點。

張吉安就表示,這個“五四三二一”包含了吃喝玩樂、衣食住行,代表了茨廠街當時非常重要的飲食和生活文化。

他說,“五四三二一”幾乎建立在廣東人的文化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茶樓。根據老一輩人所述,茨廠街一帶在六七十年代最高峰時期,曾經有多達30間茶樓,並以成記、樂園及荷香茶樓較為有名。

“有別於喝咖啡、吃麵包的茶室,售賣點心的茶樓之所以那麼重要,正是因為該區都是廣東人,而吃點心則是這個籍貫的飲食習慣。”

另一方面,由於當時有很多外地人、外坡人會到茨廠街逛街、探親、工作和暫居,因而有了許多廉價旅館的出現。

“這些旅館如杭州、瀛洲,都是樓下店面經營簡單的茶樓或茶室,樓上則有簡單的房間,充作旅館供人住宿。據知,這些旅館都是小型的,可以讓人租一天半天或租床位,方便一些從外地來探親或買東西的人歇腳小住。”

不過,隨著新店面的崛起,加上現代化餐廳及快餐店進入我國,以致大部份的茶樓店家無法抵擋新興行業及現代化經營模式的衝擊,難以繼續經營下去,進而陸續被淘汰掉。

即使廣香茶室退位多年,這個舊址至今依然保留與延用舊式的電掣開關。(圖:星洲日報)

即使廣香茶室退位多年,這個舊址至今依然保留與延用舊式的電掣開關。(圖:星洲日報)

而茨廠街的“五四三二一”也自八九十年代開始相繼消失……如今,除了南香雞飯外,“五洲四界三香二園一成”所包括的其他14家店鋪,早已相繼結業,就連這句朗朗上口的口頭禪,也只剩下一些年事已高的老街坊還依稀記得。

“據我所知,其實南香雞飯也已在1997、1998年左右易主,不再由原來的業者經營,因此,茨廠街的`五四三二一’早已經不存在了。”

儘管現在走入茨廠街仍可見到一些舊的建築物,惟這些建築在新業者及租戶大幅度的改造翻新下,早已變成了另一面貌,失去了舊時代的痕跡,再不復當年的淳樸形態與風情。

“在成記酒樓之後,茨廠街的最後一間茶樓——玉壺軒也在2013年8月30日關門;而極具標誌性的樂安酒店/茶室也在同年10月結束營業,象徵著整個茨廠街的茶樓及廣東飲食文化的結束,也代表著典型的廣東飲食文化在該區的縮影時代已經過去。”

1950年代的茨廠街可謂車水馬龍,可以看到汽車與人力車穿梭其中。

1950年代的茨廠街可謂車水馬龍,可以看到汽車與人力車穿梭其中。

新聞來源:2015年5月29日 星洲日報·大都會

Article Categories:
都市观察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