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years ago
2558 Views
11 0

【Kampung Attap系列】蚕食自己,等待消亡——侧记Kampung Attap绿荫

文/廖明威

(九〇后,辩论员,爱读书,现今在林连玉基金开心实习的大学生)

为了考察因发展而即将消失的Kampung Attap,我随林连玉基金数名同事徒步走入Jalan Belfield,近距离看一看究竟发展对原有的街区造成什么变化,顺道帮即将走入历史的街道留影。

原先得知自己将要参与这项计划,对于刚到吉隆坡实习的自己来说,实在有些为难。一来自己对吉隆坡历史实在所知甚少,哪一区哪一路都还没有弄清楚,又要怎么样记录和观察社区故事呢?再来,自己初来乍到,对于Kampung Attap这块陌生的土地,根本谈不上什么归属感。身边的同事谈起这里本来如何,发展过后又变得如何,少了哪一档,少了哪条街等等。我听了只能点头,心中却一点画面也没有。可是自己总按捺不住一点点的好奇心:吉隆坡,不正是已经历过高度发展的大型都市吗?它保留下来的故事能有多少?能有多精彩?听着同事们讨论这次的考察,都称之为“爬山”或“走山”,更令我好奇:难道这样的街道旁竟然能有山可爬可走?抱着这些问号,我和一众同事一同出发到Jalan Belfield “走山”。

其实Jalan Belfield对这一带的人来说并不陌生。<消失中的绿荫>介绍Jalan Belfield时,说道许多驾车人士经常使用这条道路作为捷径。对于乘搭公共交通的工作人士来说,这条小路也并不陌生,Maharajalela 单轨捷运站的对面,行人天桥和隆雪华堂之间的几条小路中,其中一条就是Jalan Belfield。

IMG_5193

行人天桥旁的一小片绿影现已被夷为平地。文章写就的时候,地上已经铺好柏油了。

我们经过Jalan Maharajalela路旁的一片空地,就进入了Jalan Belfield。进入了路口我才发现,所谓“走山”根本不是说真的有什么山,只不过是上一小段斜坡而已。路的开端,是有些曲折的柏油路。经过一小段斜坡,就可以从高处看到正在施工的小巷。据闻,施工地点附近本来有一档经济饭档,是在附近工作的人士都常光顾的地方,只是在施工开始过后,就已停止营业了。

右手边是未开发的树林,左手边却是施工中的工地,一条小路,两边却是不一样的场景。路旁的树木依然耸立着,静待着步上被砍下、被除去的结局。刚生长的植物,在早晨的阳光底下却依旧欣欣向荣。要不是已经事前知悉这一带的发展计划,也很难料想到这片土地正在经历一场遽变。

IMG_5326

从高处看下来,工地施工的情景。

继续前行,渐渐地工地被另一片树影挡着。这时候,左侧是警察的保留地,右侧则一样是无人树林。这一带树影憧憧,并没有太大变动。我们也借此为许多树木留影。

IMG_5210

路旁的香蕉树。

IMG_5203

IMG_5214

路旁也能看见被遗弃的瓦砾。这些建筑以往都是什么模样呢?

进入Jalan Belfield和Jalan Hose的分叉口之前,在右手边的树林里,有一栋规模宏大却以斑驳不全的旧建筑。这倒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常驾车经过这条道路的同事也说,平日经过这里,没有多加留意,根本不知道这片树林内藏了一座旧建筑。

IMG_5221

曾经风光的建筑物被绿荫笼罩,不禁令人想到多么磅礴的建筑总有败落的一天,但绿荫却能历久不衰。

IMG_5361

树影中藏有一栋残破的旧屋。

建筑分砖制和木制两个部分,至少有两层楼高,内有拱门、隧道,以格局和构造来看,应曾是豪宅。昔日豪宅的屋顶已经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生长在其正中央的树和墙上的蔓藤。发展在侵蚀绿色大地,但绿色也在静悄悄地拓开自己的生路。

再沿着Jalan Belfield往前走,我们进入了以往Jalan Belfield的住宅区。相传以往这地区是殖民地时期公务员的住所。我们本来还期待能够赶在拆除以前看到以往建筑物的原貌,怎么知道看到的第一栋建筑物已被拆毁。这刚被铲除的住宅,剩下的只有一小段阶梯和房子的一角,其余的部分已化为瓦砾和一条条的木板。从旧宅附近的电线杆上看来,这一代住宅区应已有些历史,可惜已无法看见它的原貌。

IMG_5387

远远看来,建筑物只剩下一小段楼梯最为明显。

IMG_5389

被拆除殆尽的老屋。

IMG_5395

旧式电灯柱。

继续直行后,同一条路很快又见到了另一栋被拆除的老屋。曾经的老屋只留下了大门外的两层阶梯。从剩下的木板和材料中可以猜测这些木屋,和我们熟悉、却越来越少见的旧式木屋差不多。正在搬运木材的工人估计,这些屋子应该已有四十多年历史。

IMG_5284

被弃置的旧式木板窗门。

 

IMG_5296

埋没在草丛中的“JKR”。

我们见到庭院大门外残留的柱子,上面写着“JKR”和门牌号码。Jalan Belfield这一带的屋子都以“JKR”三字作為记号,应是某政府部门的简称(估计是Jabatan Kerja Raya,但还未能证实)。Jalan Belfield是殖民地时期的政府官员宿舍,当时的该政府部门都将员工安顿在这一代,并以“JKR”作为这些宿舍的代号。

一样构造的屋子,Jalan Belfield还有几间,不是等着被拆除,就是进行到一半。通过还未拆除的房子,我们已可以想象这一带屋子的构造和格局。位居在庭院之中的是高脚板屋,板屋的大门前总有一到两段阶梯,一个延伸的屋檐以两个柱子支撑,遮住了一段阶梯。要进入大门,需要从庭院走到阶梯前,远看起来,老屋还有些酷似小版神殿。但是,现在的我们只能见到阶梯、瓦砾和木板,以及一片卡车走过的泥泞痕迹。只剩下下图的这所房子依旧保持原貌。虽然拆除工作还未进行,但庭院已经被木材所填满,屋内也没有人居住了。

IMG_5313

拆除尚未进行的房子,现在还能看见它的规格。

 

唯一保留起来的JKR房子就是位于Lorong Belfield的马来西亚马来作家协会联合会之家(Rumah Gapena)。虽然明显看得出房子经过装修,但庭院大小和房子的基本格局,和我们见到即将拆毁的房子相差无几。兴许日后这一带原有的住宅,也就只剩下作家协会之家一间而已了。

IMG_5331

作协之家隔着篱笆的样貌。经过改修之后,构造已和其他JKR房子不同。

我们随后从作协之家转入Lorong Belfield。在走到坤成一校之前,路旁有一片空地。空地旁就是Jalan Istana大路,站在空地上还可以清楚看见旧国家皇宫的大门。这片地方已铺上一层柏油,看样子它将成为停车场。空地旁的杂草树木多数已经被清除,取而代之的是人工栽种的美化植物。

IMG_5353

空地旁的大树,就在旧国家皇宫大门正对面。

 

将Jalan Belfield和Lorong Belfield都走过一遍过后,我们经过坤成一校,转入Jalan Hose,朝国家语文出版局的方向前行。沿途也可以看见许多颇有年岁的建筑和还有人居住的住宅。虽然这一带并不在发展计划当中,但谁能料到,发展的魔爪之后会不会伸入这里呢?

IMG_5409

马来西亚铁路公司的员工训练地点。

 

IMG_5426

美轮美奂的木屋和广阔的庭院。

 

此行结束以后,最为遗憾的是没能见到未被拆除的Jalan Belfield原貌,我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整理图片和资料的时候,心血来潮之下,到Google Earth上搜索Jalan Belfield,意外地发现网上地图依然有Jalan Belfield住宅的原貌。曾经听说有网民在Google Earth中,见到已过世的亲友依然出现在网络中,我们却是由Google Earth借尸还魂,找回不复存在的Jalan Belfield原貌。

merge1

第一所屋子的前后对比。(第二张相片取自Google Earth)

 

merge2

第二所屋子的前后对比。(第二张相片取自Google Earth)

 

merge3

第三所房子的前后对比。(第二张相片取自Google Earth)

感谢Google Earth在2013年10月拍下的照片,才能看见以往Jalan Belfield的模样。偌大的庭院和房子,简直就是一般都市人不敢想象能够享有的环境。可以想象生活在其中是多么的悠闲。庭院中有草有树,只要平时整理得当,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和家人一起到庭院中席地而坐,晒晒太阳。这空间也可以成为小孩平时玩乐的场所。身处一片绿荫之中的木制房子,加上传统房屋的通风系统,可以想象这里应该是非常舒适凉爽的住宅。

我们见证的是即将被夷为平地,又将变身为商业大楼的原住宅区。这座城市正在一点点侵蚀自己的过往,有故事的街道慢慢变成只有生意可谈的场所,休闲空间则被“充分利用”成为越来越狭小和拥挤的区块。我并非土生土长的吉隆坡人,难得可以见证城市的故事,却也得同时见证它的消亡,心中竟有些念念不舍。吉隆坡并非外地人所想象的那样仅仅只是繁忙的都市,它的各地方都有历史人文的故事,只是要认识它,就得趁早了。

Article Tags:
Article Categories:
专题:Kampung Attap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