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years ago
1909 Views
3 0

考察后感想与记录: 从Jalan Belfield 到Jalan Tallala

11036595_10205620853095396_3042636287662788413_n

文/黄翠妮

摄影/邹毅晶、黄泽淞、江伟俊


每次提到社区营造,马上会让人想到的是古迹导览、社区嘉年华等,透过艺术介入社区的手法。然而不是每个社区都有如此的条件,社区营造的概念更注重的是与当地居民的互动,推动居民社区参与,从关心自己的家园开始关心国家议题。经过讨论,KL360团队决定从靠近隆雪华堂与林连玉纪念馆的甘榜亚达(Kampung Attap)区着手实践我们的社区理念。

选择甘榜亚达,是因为今年年初,一则关于甘榜亚达区已有四个发展商进驻的新闻,而身在该区上班、办活动的我们也开始感受到发展之手的降临。一直到离职以前,每天上班都能听到后面的工地传来阵阵打地基的声音。原本附近上班族用餐的“榕树下鸡饭”,也因为土地征用而已经搬迁。或许对于发展,人们已经习以为常,对于社区的变化,我们很快地找到一套适应的模式,反正没了鸡饭还有继续营业的酿豆腐和云吞面。

对于时常经过Jalan Maharajalela或者使用Maharajalela单轨火车的人来说,我想变化比较明显的是隆雪华堂对面,过去杂草丛生的废车场,如今已被清理干净,变成了收费停车场。当然这个改变不能反映出什么,因为往往最无情的是那些无声无息的变化。

《星报》的报导中得知,这里曾经是英殖民时代公务员的住处,于是决定亲身走一次这个跟我们即靠近又遥远的社区。我们考察的甘榜亚达区的不仅是Jalan Kampung Attap,范围还包括:Jalan Belfield、Jalan Hose 以及 Jalan Bellamy、Jalan Choo Cheng Khay 以及 Jalan Tallala 。

0622-021

距离上次去社区考察应该有一个月的时间,前前后后我被催了很多次的稿,但是我仍然无法好好梳理我的感想。或许在考察的过程中觉得自己对于这片即将消失的绿荫无能为力,除了把东西记录下来,我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回应接下来的改变和发展,我不想自己最后只留下一篇文字后,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我们去考察的那天,正好遇到有工人清理已经拆除的砖瓦。望着整片零碎的瓦片和木板,由于我对这里一点感情和记忆也没有,我连惋惜都来不及,更谈何保存这个社区的记忆,又要如何去实践我们一直向往的社区理念呢?

0622-042

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我们终于完成了考察。那些即将被发展的地区纷纷都在进行前置的清理工作,原本想看的公务员住处已经被摧毁得面目全非。这里虽然林立着许多团体的办事处,例如国家语文出版局(Dewan Bahasa dan Pustaka)、马来西亚翻译协会、马来作家协会(GAPENA)女公务员与公务员夫人协会(PUSPANITA)以及马来西亚红新月会总部,可是彼此感觉跟社区的关系是很疏离的,各自皆有自己服务的对象和活动的范围

 刻意低调的居民

记得去年拜访台北乡土教育中心时,我们看到万华社区如何与街友共存的例子。所谓的社区共存的理念,就是接受在地的环境与文化,必要的时候资源共享。例如万华社区大学为照顾弱势群体,会针对银发族给予学费优惠,而低收入户、残障学员与新移民则给予免费学费的待遇。然而,在这里我们很少察觉到社团与居民之间的交流,或许生活的背景以及阶级的不同已经默默地将彼此隔了起来。

11231082_10205620863695661_4268386246096332935_n

在第二次的考察中,试图跟Jalan Choo Cheng Khay某家店的老板谈话时,老板一直以忙碌为理由推搪我。反倒是在一旁的友人跟我们走了出来跟我们聊了两句。据悉,这一区住着一些非法外劳和没有执照做生意的外籍人士,所以他们都尽量保持低调,深怕身份被曝露了,执法当局会上门来找麻烦。这里住着低收入的社群,人与人之间可能因为身份、语言与文化身份的差异,互不来往或有所避讳,要将社区凝聚起来不易。

唯一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是为了解决社区需求的是隐藏在文华福建面楼上的缅甸社区中心。该社区中心是由联合国成立,是缅甸难民聚集联谊的地方,也是许多缅甸小朋友学习、上课的地方。每天早上,可以看到许多穿着校服的缅甸小孩,踩着拖鞋去上学。偶尔还会看到他们打扫楼梯的身影。

IMG_1366

繁华社区被遗忘了角落总让人感到落寞与败坏,然而在询问了Jalan Choo Cheng Khay社区的几位居民,却都声称社区的治安很好。社区中的数家小本经营的杂货店、隐藏在小巷子中的Mamak档、小食摊维持着社区的基本需求Mamak档因营业至深夜也成为了社区的夜间聚会场所。

11704816_10205620883176148_365228347269019986_n

除了林连玉纪念馆,尊孔学校校友会会所也位于此地。在尊孔校友会打工的惠梅姐是目前我们遇到生活在这里最久的人。

惠梅姐打从娘胎起就住在这里了,至今大约有50年。提起已经拆除的中华楼依然印象深刻。根据推敲,中华楼所处的位子正是Bina Puri Holdings即将兴建两座36层,共458单位服务式公寓(Opus吉隆坡产业计划)的所在之地。

11215789_10205620882896141_4082459686155248149_n

11737874_10205620850175323_2103719682847108794_n

(位于Jalan Tallala 的唯一的排屋,屋子年龄估计约50年以上)

眼看许多的发展计划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同时也可预见更多消失的绿荫,更多被摧毁的老建筑物,我们却才开始要了解社区的过去和现在的状况,速度难免比不上那些怪手。我想除了记录社区的历史,更重要的是关心现有这些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社区服务和社会福利或许是开启我们与社区关系的起点。

 

 

 

Article Tags:
·
Article Categories:
专题:Kampung Attap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