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years ago
4109 Views
2 0

【Kampung Attap系列】消失中的绿荫

整理/黄翠妮

如果你在马哈拉惹瑞拉路(Jalan Maharajalela)一带上班,你一定会知道“榕树下”杂饭档。“位于豪华云顶的后方,除了卖杂饭也买烧鸡饭,是很多上班族享用午餐的地方。

去年12月开始,“榕树下”已经结束营业,而豪华云顶后方的小路也围了起来,原本连接玛哈拉惹瑞拉路与塔拉拉路(Jalan Talalla)的小巷受到工程影响,切断了原本相通的小路。

maharajalela-food-stalls-511x339

发展的怪手悄悄地降临在这个渐渐被遗忘的老社区,可是很多人却浑然不知。早在2011年开始《星洲日报》曾经报导位于塔拉拉路的百年老住宅区被发展商要求搬迁一事

该住宅区由数栋双层排屋组成,是战前时期的建筑,外表虽然残旧,但却保留了古色古香的原貌。由于大部分的住户都是租客,最终老建筑还是抵不过发展的洪流,逃不过拆除的命运。

455x310.2011.01.31.mehl110130w01

历经近百年历史的屋子敌不过发展的洪流,或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图:星洲日报)

455x310.2011.01.31.mehl110130w09

屋内仍旧保留原始的设计,呈现古色古香的感觉。(图:星洲日报)

除了Jalan Talalla,临近的路段如:裴斐路(Jalan Belfield)、荷西路(Jalan Hose)以及贝拉米路(Jalan Bellamy)也将被重建,作为商业用途。这些路段所在之区,统称为甘榜亚答(Kampung Attap)。

四道路背后的故事

每次去隆雪华堂时,如果不想从赛布特拉路(Jalan Syed Putra)的交通圈进去,很多人会在途中跟着皇宫路(Jalan Istana)的路牌,再切入左边的小路就能抵达隆雪华堂,而这条捷径就是裴斐路(Jalan Belfield)。老马识途的人还会沿着裴斐路,去到国家语文出版局,再回到马哈拉惹瑞拉路。

Britishs shadows: Jalan Belfield is named after Henry Conway Belfield, who was the British Resident for Negri Sembilan, Selangor and Perak at different time.

Breeding social ills: This house covered by bushes in Jalan Belfield is occupied by drug addicts.

 

裴斐路除了隆雪华堂、坤成小学(一)校以及马来西亚红心月队总部外,剩下的只是一片杂草丛生,以前的轮廓已经被埋没在草丛之中。曾几何时,这里是英殖民时期的公务员的住处。这些屋子都是木造的,屋子的构造独特,非常漂亮。

Sorry state: One of the many government bungalows in Jalan Belfield, broken and unattended.

裴斐路与荷西路相连接,再左弯右拐后才能到达贝拉米路。这三道路皆以英殖民时期的官员命名,以纪念他们对国家的功劳。

古迹保存工作者张集强在接受《The Star》访问时指出,Sir Henry Conway Belfield(1855-1923),曾经担任森美兰与雪兰莪州的参政司,为马来亚英殖民政府服务了28年。Belfield 的妻子是半山芭砖厂商Heslob  Hill的妹妹。该厂在十五之碑(Brieckfield)蓬勃发展以前,是马来亚数一数二的砖厂。

Charles Hose(1863-1929)不只是政府官员,他也是一名动物学家和人类文化学家。他曾发现了数个动物的品种,而这些品种更以他命名。他与1884年被第二任拉惹 Sir Charles Brooke邀请担任砂拉越的行政军官(Administrative Cadetship)。H.F Bellamy 则对吉隆坡大钟楼(或称苏丹亚都沙末大厦)的建筑工程有所贡献。他是公共工程部的主管。

这三道路环绕着八打灵山(Bukit Petaling),串联成政府宿舍区。大部分的屋子在国家独立前就有了,具有历史保存的价值。

四个发展商进驻甘榜亚答

DOC000000736-2

从今年1月19日《The Egde》的报导中,我们可以嗅出这个乏人问津的老社区即将要被发展的迹象。根据报导,目前已经有4个发展商进驻甘榜亚答,计划发展办公室、店铺和约2500服务式公寓。

这四个发展商分别是 LGT 、SALCON 、Bina Puri Holdings 以及Perpectivelane。

该报导指,临近的发展计划,加上地理位置靠近吉隆坡中环(KL Central)让发展商对这一区虎视眈眈。讽刺的是,这些所谓带动甘榜亚答发展计划的却是惹来民间非议和反对的独立遗产大楼、富都监狱重建计划以及马哈拉惹瑞拉捷运站。

Bina Puri Holdings 是最早相中甘榜亚答的发展商,也已获得批准,将在今年推出Opus吉隆坡产业计划,在塔拉拉兴建两座36层,共458单位的服务式套房。

LGT 由林梧桐家族所持有,目前正在裴斐路展开名为LGT Green的综合发展计划,占地4.5英亩,包含三栋大楼。

企业富豪赛莫达旗下的Perpectivelane则计划拆除裴斐路以及荷西路的13座政府宿舍,转换为服务式公寓和商用大楼

SALCON同样地也打算发展综合行产业计划,包括办公楼、零售单位和服务式公寓。其执行董事在受访时更表示,期待甘榜亚答可以复制吉隆坡城中城(KLCC)的成功模式。

已获得发展准证的高楼建筑

此外,根据今年3月14日《中国报》的报导,截至2014年12月为止,吉隆坡市政局已经批准了7项高楼计划,其中两项计划就落在甘榜亚答附近,如下图显示:

table

 

以目前发展商倾向拆除旧式建筑物然后重建的趋势来看,未来茨厂街、隆雪华堂以及林连玉纪念馆一带将会被钢骨水泥重重包围。是发展的速度之快,让我们没有了选择,还是因为我们对社区的冷漠,让发展的怪手有机可趁?

Article Categories:
专题:Kampung Attap

Comments to 【Kampung Attap系列】消失中的绿荫

Leave a Comment

Menu Title